测定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测定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增速放缓还是前景黯淡

发布时间:2020-07-13 21:20:06 阅读: 来源:测定仪厂家

编者按 新的一年正向我们走来。在这迎接新年的时刻,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渴望,我们推出了“年终特别报道”系列报道。我们期待这一系列报道能够廓清宏观经济面可能的走向,理清关键领域经济政策变化的脉络,把握热点演化的趋势,展望新年里可能呈现的愿景。

11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33个月内首次回落到50%以内,工业用电量增速回落幅度进一步扩大,出口增速连续4个月回落……进入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的减速压力骤然增大。

在外部世界经济低迷,内部潜在金融风险不断积聚,房地产市场走弱等多重冲击下,中国近十年来平均10%以上的增长速度在今年很可能降到9%左右,明年更可能进一步回落到9%上下。考虑到当前世界形势的变化和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经济学家预测2012年中国经济很可能走到一个新的阶段,增长速度从高速进入中速。

挑战

多种因素冲击中国速度

从前三个季度来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虽然逐季回落,但是总体上保持了平稳较快的增长。然而进入四季度以来,欧债危机导致世界经济趋近“二次探底”,不仅直接冲击了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而且抵消了中国从年初开始政策持续紧缩产生的效果。

冲击中国速度的第一因素当然是世界经济的影响。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雪松对记者说,2011年,欧美经济即使不会出现衰退,但复苏缓慢几乎成为共识,全球贸易在未来的一两年将充满很大的不确定性。欧美债务危机将通过下面三个渠道影响我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和稳定:第一,通过出口影响我国的实体经济;第二,通过金融渠道影响我国经济的稳定;第三,影响投资和消费信心。

今年由于中国国内的物价上涨压力较大,政府有意识地采取了收缩的政策,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一方面价格涨势于7月见顶后逐月回落,另一方面年初担忧的经济可能过热倾向也得以避免。然而只要是调控难免会有副作用,关键在于四季度凸显的外部冲击把这种副作用放大了。

在金融和房地产两方面尤其是这样。在金融上,一是中小企业融资环境一直不宽松,同时民间借贷利率节节攀升,相当一批民营企业经营面临困难;二是银行可贷资金偏紧,但是“影子银行”发展迅速,导致政府对资金的管理难度加大;三是地方融资平台还债压力加大,各级政府债务压力增加。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总结为:“经济泡沫的持续和数量性货币政策的调控直接导致金融资源虚拟化,资金对于实体经济增长的支持大幅度弱化。”

相比之下,房地产问题对中国速度的冲击更为直接。从四季度公布的数据来看,房地产销售、库存、资金链、资产负债等指标都出现明显恶化,房价拐点也初现端倪。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表示:总体来看,中国经济的下行风险正在增加。这种下行风险是基于内外两个方面:从内部需求来看,由于房地产市场的疲软,整体内需出现了趋冷的现象;从外需来看,中国则面临着欧元区需求快速下滑的压力。

应对

稳增长需要协调均衡

由于冲击增长速度的多种因素都很可能持续甚至深化,当前普遍预测2012年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大约将在8%左右,较今年有所放缓。

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预测:2011年我国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将达到9.2%左右;2012年,若国际经济政治环境不再发生显著恶化,国内不出现大范围的严重自然灾害和其他重大问题,经济增速虽将继续有所回落,但仍保持在合理增长区间,预计达到8.9%。中国银行预测明年经济同比增长8.8%。

经济增速的放缓引发了市场对“硬着陆”的担忧,不过经济学界对此倒并不十分担忧。用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的话说,如果增长速度大幅下滑,“我推测政府会适当加快一点本身应该投资的基本项目,包括水泥建设,包括在建的一些铁路工程,包括在建的保障房的建设。”他预测明年经济同比能增长8.5%。

实际上经济学家们更关心的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中蕴含的质量,或者说中国增长速度的协调与均衡。

“2012年,中国经济最急切需要的是高质量的平稳增长。”中国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左小蕾说,眼下中国经济已步入了经济学意义上的规模递减效应阶段,如果中国适当放慢增长速度,与现在的投入产出比例比较,中国经济的增长质量和增长效率将可能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在这里,左小蕾说的可不是简单的放慢增长速度,而是认为应该把精力从强调速度转移到结构调整中来,以保证中国经济增长的协调与均衡。

这是当下的流行观点,很多人对记者提起过。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也表示,今年由于通货膨胀的压力比较大,宏观调控把抑制通胀放在了突出的地位。现在通胀的压力下降了,应该及时地把宏观政策的重点放在转变发展方式上。这样才能够既保证价格稳定,同时能够保持近期和长远经济的平稳较快发展。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预测,2012年中国将更加注重经济增长的质量,在扩大消费、提高居民收入和调节收入分配等方面将推出更多实质性的措施,同时继续抑制房地产泡沫,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的相关政策力度也可能加大。

李雪松认为,明年对中国而言,正处于“调结构”的好时机和窗口期。特别是明年通胀压力有所缓和的话,应加快资源要素价格改革,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服务业的发展。同时,增加对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和研发方面的投入,解除居民后顾之忧,以此来刺激和增加消费。

判断

增速放缓不意味前景黯淡

为什么当前中国经济层面更强调增长的质量而不是速度,这其中固然有短期各种因素冲击的原因,更多的则是中国当前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仍然希望像以前那样发展将越来越难以持续,所以必须巩固发展的基础,以保证未来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实际上由于多方制约因素的出现,经济学家普遍预测,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可能从2012年开始进入中速阶段。

根据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的分析,当前中国经济的发展出现了四方面约束性因素。首先,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出口导向型的增长模式不可维持。其次,未来中国的剩余劳动力将不再充裕。再次,中国的人口红利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人口老龄化正在出现。

最后,节能减排成为全球趋势,要求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从过去的资源耗费型变成资源节约型。曹远征据此判断,中国经济未来“可能已经不会再显现出过去10年中间平均两位数的增长。”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则从另一个角度论证了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下台阶。他说,像日本、韩国、德国、中国台湾等经济体成功地进行了工业化之后,大都经历了20至30年的高速增长,但是当它们的人均收入达到11000国际元的时候,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增长速度的回落,幅度在30%至40%。

2010年中国人均收入已经接近8000国际元,如果继续保持目前的增长速度,有很大可能性在今后2至3年进入增长速度下台阶的时间窗口。

当然,经济增长速度下台阶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前景黯淡。用刘世锦的话说,如果中国增长速度能够自然回落,实际上是中国成功渡过工业化经济高速增长期的一个标志。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入中速增长,比如说由10%左右降到6%至7%的水平,从国际范围来讲仍然是不低的速度,如果能够保持20年,中国将会成功跨入高收入国家门槛。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也对记者表示,尽管今后中国的增长速度可能会下一个台阶,但是目前中国仍然处于工业化阶段,未来10至15年仍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金碚说,日本的人均GDP如果用购买力评价来算,差不多在接近美国70%的时候出现了显著的下降。如果以这样一个情况来推算,中国经济增长率显著下降的时间点应该是在2032年左右。“我们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讲,中国大概至少会有20年左右的增长,比较快的增长。”

芜湖职业装订制

铜陵订制工服

舟山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